今天是:

时事Current Affairs

服务热线:0754-88485995 我们恭迎您的来电!
当前位置:首 页>时事>最新资讯

勿忘国耻 砥砺前行

作者:  来源:汕头经济特区报社  发表时间:2019-6-20 11:01:04   浏览:

“6·21”汕头沦陷纪念日,重温那段风雨如晦壮怀激烈的历史

  6月21日,是汕头沦陷纪念日。80年前的今天,是汕头历史上唯一遭外敌入侵而沦陷的“市耻日”,也是历史上遭敌空袭最严重的一日。

  从2002年开始,每年的6月21日上午,汕头的上空都会响起防空警报,一声声长鸣回荡在碧空,仿佛向我们诉说着那段被欺辱的历史,更提醒着我们要勿忘国耻,砥砺前行。

  今年的汕头沦陷纪念日前夕,记者走访了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一二八淞沪抗日军人的后代、多年来致力于抗战史料搜集和研究工作的民革党员陈郴老先生,从他的口述和珍藏的史料中了解那段风雨如晦壮怀激烈的历史。



  百载商埠引来日军觊觎

  汕头自1860年开埠起,逐渐发展成为东南沿海重要的港口城市。至20世纪30年代中,汕头已成为广东第二大港,且商业之盛稳居全国第七位。也正因为如此,这座百载商埠很快成了日军侵华的战略目标之一。

  在陈郴家中,记者看到了几本由侵华日军发行的用以炫耀武力的《支那事变画报》,里面登载了一篇长篇评论《汕头攻略之意义》充分暴露出日寇的阴谋和野心。日本20世纪50年代成立的防卫研究所战史室,则这样说:“汕头地区是南洋华侨的主要出生地,这一地区的侨汇额很大,所以又成为滋润中国抗战力量的源泉。”可见日军侵略潮汕的战略意图,就是切断广东乃至整个中国抗战的援助物资和对外经济联系。

  为了实施沿海封锁的大战略,从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至1939年春,日军陆续攻占了塘沽、天津、青岛、上海、厦门、广州、海口等重要港口城市。东南沿海仅剩汕头这一大港口尚未沦陷。当年6月6号,日军大本营终于下达了攻占汕头的命令。1939年6月21日,日寇用炮火破开了汕头的大门。是日凌晨,日军共出动飞机44架次,对汕头市进行了大规模的轰炸。当时驻守汕头的独立第九旅旅长兼潮汕司令华振中下令驻汕守军死守抗战,两方军队就此展开激战,终因寡不敌众,节节败退,于是日本又以海陆部队从海上大举进攻汕头,汕头沦陷。此后,日军在汕头进行了大规范的屠杀活动,整个潮汕地区成了人间地狱。1937年9月至1939年6月间,日寇共空袭汕头地区397批次,出动飞机803架次,投弹789枚,炸死炸伤我同胞1300多人。日军侵占潮汕地区后,沦陷区的广大民众流离失所,被日军杀害以及死于饥荒的人不计其数。汕头市沦为日本法西斯的统治达六年之久。直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汕头民众才获得新生。



  四路包抄汕头终陷日寇魔掌

  陈郴告诉记者,当年日军攻占汕头时是分4路包抄的。当日军海陆空三军往汕头外海湾集结之时,有一支先头部队已经化装为平民,搭乘民船,于21日凌晨由汉奸引路,悄然抵达了新津河口。陈郴说:“在河口这个地方,中国守军就问说你们三更半夜要去做什么。一个汉奸他就说我们这些是澄海的难民,要回澄海,因为白天日军飞机轰炸,所以日间不敢走,所以采取晚上走。结果守军上去检查后,又没武器又没穿军装的,以为他们真是难民,就放行了。”没想到这艘运载日军先头部队的民船,一路朔溪而上,一直开到汕头、澄海、潮安交界水域的旦家园,并悄悄登岸、就地休息。后来人们才知道,这批日军是在等待飞机空投武器装备。

  另一方面,21日凌晨大约1点,日军的主力部队——步兵炮兵3000余人,已分乘30余艘舰艇,在战机护航之下抵达汕头港外的德州水道,随后抢占了妈屿。陈郴说,本来妈屿口那个地方中国军队是有布雷的,日军事先买通了水雷队长,剪掉电线,所以也是长驱直入,占领了妈屿岛,以妈屿岛为跳板,经过四基围,再次登陆。根据日军出版的《支那事变画报》和其他史料,陈郴在10多年前就实地考证过日军登陆汕头的路线:当日,日军在妈屿岛站稳脚跟后,将主力部队分成多路包抄汕头市区。一路派出水上飞机和三艘战舰迅速冲入汕头内港,停泊在海关前,作为水面掩护。一路再次进入新津河口去支援先头部队,分别在内外充公、下蓬两个方向登陆后,向北面攻占庵埠梅溪乡,以拦截国军从潮州方向来的援兵;同时从北面和东面向汕头外围的陈厝合、金砂乡推进合围。

  与此同时,有大约200多人的日军小部队,也乘船扑向汕头市区隔海相望的礐石、达濠一带。其中一支小队强掳渔民带路,在东湖乡的湖口沙滩登陆,乘着夜色摸进了东湖乡。但摸进达濠东湖乡的一小队日军由于无能跨越东湖岭,只能调头向北,沿着现今汕职院后山的小道,串到葛洲、澳头,在礐石一带与其余日军汇合,在礐石也与守军发生了激烈枪战。6月22日凌晨,日军最终占领了整个汕头市。日军攻占汕头之后,在不到10日间又陆续攻陷潮安、澄海两座县城,从而也切断了汕头经潮州,往临时省政府所在地——韶关的潮韶公路。从此东南沿海的对外通道几乎被日寇封锁。

  

  潮汕军民殊死抵抗日寇

  根据现今解密的史料来看,日军大本营把这次登陆攻占潮汕地区的军事行动起名为“J作战”。主力由第104师团的第132旅团担任,配属独步76大队、两个山炮兵大队、两个工兵大队、1个轻装甲车小队及1个渡河材料中队。还调集了40多架飞机和30多艘各式舰艇的配合,兵力估算约3000人。而汕头守军的兵力,包括正规军独九旅其中一个团的力量,加上广东保安团一个团以及两三百名警察,满打满算人数仅有日军的三分之一。不过,在生死关头,不少驻汕官兵包括许多民众还是展现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日寇串入新津河之初,广东保安第5团的第一营和第三营就分别在庵埠的梅溪,澄海的新港、汕头外围的飞机场、陈厝合一带节节抵抗。当主战场渐渐移到金砂乡时,第三营营长李平亲率队伍与日寇进行激烈巷战。在汕头的另一侧,独九旅626团某连与汕头的警察,以及100多名自卫团队员,扼守在崎碌尾的石炮台狙击敌军,直至午后石炮台失守,他们又沿海边的外马路节节抵抗。驻汕头海关的5名警察,竟然抵御近百名日军进攻近一小时之久,最后全部壮烈殉国。就在汕头激战的同时,日军已经绕到汕头北部,攻入了庵埠的梅溪乡,拦截从潮州南下的国军援军。6月21日当日,驻庵埠的广东保安5团一部拼死抵抗,但寡不敌众而后撤。日军很快占据了梅溪乡和现今庵埠水厂一带,进驻赐茶庵。23日夜,独九旅626团三营七连连长李健夫又率队反攻,全歼赐茶庵内敌兵11人。可惜李健夫在随后的战斗中殉国。

  陈郴说,当时的韩江纵队、青抗会、西胪自卫队等都十分活跃,积极杀敌,在汕头沦陷的6年多里一直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充分显示了潮汕人民高昂的爱国热情。


  《支那事变画报》再现日军侵华铁证

  一朵朵蘑菇云摧毁家园,一把把带血的刺刀成了炫耀的资本,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日本士兵扛着机枪……

  翻阅着陈郴收集的《支那事变画报》,心情不由得也变得沉重起来。陈郴告诉记者,《支那事变画报》译为《中国事变画报》,创刊于日本昭和12年(1937年)7月30日,这套画报是由日本侵华随军记者撰写,在日本国内印刷后运到中国发行。日本人用自己的文字和镜头,记录了1937年“七七事变”至1940年日军侵华的所有战线、战役和战况,涉及日军侵略过的北京、上海、南京、合肥、保定、武汉、济南、重庆、海南岛等中国城市。每辑《支那事变画报》里都有大量的照片,每幅照片均有详尽的说明与署名。《支那事变画报》的末页辟有“支那事变日志”专栏,记录“七七事变”后每天发生的与侵华战争有关的一切要闻动态。

  多年来,陈郴历经周折,收集了10本《支那事变画报》,记者看到,这些画报虽历时80余年,但多数保存完好,内容完整,画面清晰。无论是照片还是文字,都极力美化日军所谓“力量强大”、“不可战胜”。然而,令日本人没想到是,昔日炫耀军国主义的《支那事变画报》,今天成了侵略中国罪行的铁证。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陈郴认为,尽管当年的战火早已消散,但历史不能遗忘。《支那事变画报》是非常珍贵历史资料,它是日军自己出版的侵华史实,同时也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帮助全国人民尤其是广大青少年牢记历史、勿忘国耻,更加深刻地了解日本帝国主义当年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教材,对中华民族及子孙后代永远牢记这段屈辱历史,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全国仅存4个日军受降处遗址

  1945年9月28日,是一个令潮汕人民铭记于心的历史时刻:这一天,以潮汕为中心的粤东地区和以曲江(韶关)为中心的粤北地区战败日军在汕头签署了投降书。

  74年过去了,作为当年日军投降最直接的见证,“汕头受降处”而今依然矗立在外马路131号。这是全国仅存4个受降处遗址之一,很多路过的市民并不知道这栋外观寻常的建筑,隐藏着一段值得潮汕人民铭记于心的历史。

  作为当年日军投降最直接的见证,这座拥有120多年历史的建筑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陈郴向记者还原了这段简史:外马路131号这处建筑物始建于1894年,最早曾是洋行商会的“国际俱乐部”,二楼可放映电影,楼后有一露天舞池,是过去上流社会的娱乐场所;1939年汕头沦陷时曾为日本东亚会馆,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作为多个机关单位的办公场所,当时已经改变了内部格局。2011年7月,该楼移交给某宗教团体管理使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国内曾经设立的15个受降处遗址,目前也仅剩下芷江、武汉、广州和汕头4处,除汕头外的其他3处旧址均已是文物保护单位。这一现象也引起了有识之士的关注。2013年,汕头市政协重点提案《关于保护四处建筑,留住汕头三段辉煌历史遗迹的建议》,建议将“汕头受降处”和桂园、红色交通站、忠烈祠等记载了汕头近现代史、革命史脉络的历史建筑加以修缮保护;2014年3月份的汕头“两会”上,民革汕头市委会再次提起关于将外马路131号大楼列为市文物保护单位的提案;2017年省“两会”上,民革广东省委会提交集体提案,建议将外马路131号大楼申报为省级文保单位;2019年又有省政协委员和市人大代表提交提案和议案,建议将汕头日军受降处申报为省级文保单位。

  “当年受降的遗址,留存至今的全国只有4处,其余的多数拆除或者倒塌。这四处实在难能可贵,是抗战胜利的重要见证。”陈郴说道。他认为,如果条件成熟的话,应当将这里申报为文物保护单位,并且在建筑外部竖牌立碑,以告知市民这段历史,同时可在内部开设蜡像馆,模拟当年受降场景,并将这处抗战受降处纳入潮汕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序列之中。

  据悉,原市文广新局方面已在2017年书面回复陈郴,称该局正在认真落实上级部门要求,已会同相关部门开展相关办理工作,将在与现使用单位协商确定好新办公地点的基础上,按程序落实腾退,而后相关政府部门将进一步收集历史资料,展开论证工作,协调启动文保单位或历史建筑申报工作,并争取在旧址开辟设置抗战主题展览,申报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记者手记

  为了永不忘却的纪念

  习近平总书记说,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地认识和平的珍贵。今天,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历史的车轮还在不断前行。牢记“6·21”这个永不忘却的汕头沦陷纪念日,不是为了延续仇恨,不是为了湎于悲痛,而是要在耻辱的经历中寻找不屈的精神,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努力为建设强大祖国奋勇向前,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披荆斩棘砥砺前行。

  资料图片摘自汕头大学出版社《日军侵略潮汕写真》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陈静莹

编辑:郑钟展 


  • 联系电话:0754-88485995
  • 联系传真:0754-82553777
  • 联系邮箱:21042382@qq.com
  •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

  百度统计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244号 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174 备案号:粤ICP备07012519号  

在线客服